弟弟别戳了,好疼,快拿出来 > 部门办公 > 总务处 > 姝f枃

短期美债加入负收益率阵营 全球基金急寻替代品种

鏉ユ簮锛毼粗   銆浣滆咃細admin娴忚娆℃暟锛 娆°銆鍙戝竷鏃堕棿锛2020-04-03 19:48

  
 

   随着避险投资情绪依旧高涨,美国短期国债也加入负收益率阵营。

  
 

   3月25日收盘时,1个月美国国债与3个月美国国债收益率分别跌至-%与-%,时隔4年半再度跌入负值。

  
 

   在BKAssetManagement宏观经济研究主管BorisSchlossberg看来,此次短期美债收益率跌入负值,具有相当高的偶然因素——3月25日美国COMEX黄金期货交易市场遭遇罕见的逼仓事件引发金价跳涨,令众多对冲基金只能转而涌入短期美国国债避险,令后者收益率迅速跌入负值。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3月26日COMEX黄金期货市场逼仓状况明显缓解,但短期美债收益率依然未能摆脱负值窘境。 截至北京时间3月26日21时,3个月期美债收益率依然徘徊在-%附近,而1个月期美债收益率维持在-%附近。 BorisSchlossberg认为,这背后,是鉴于美国经济大概率陷入剧烈衰退,金融市场对美联储短期内继续降息,将基准利率降至负值的预期正在升温。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对冲基金正针对美联储无限量QE计划开展新的套利投资,即先推高短期美债价格,再卖给美联储获利,导致美债收益率趋于转负。

  
 

   “若美债收益率趋于跌入负值,对全球资管机构固定收益组合配置绝不是好兆头。 ”一家美国大型资管机构固定收益组合投资主管向记者直言。 在欧洲日本债券收益率悉数跌入负值后,众多全球资管机构只能依靠高杠杆买入美债,博取可观的正回报。 如今美债收益率也开始跌入负值,他们必须重新寻找能产生正回报的替代品种,但找到替代者绝非易事。

  
 

   短期美债收益率缘何转负?在多位华尔街基金经理看来,3月25日晚短期美债收益率骤然跌入负值,与当天COMEX黄金期货市场遭遇罕见逼仓事件存在着密切关系。

  
 

   具体而言,由于美国暂停了美欧飞行航线,导致大量黄金现货无法从欧洲运往美国用于COMEX黄金期货交易,3月25日当天大量对冲基金纷纷借美联储无限量QE计划的利好效应,大举买涨COMEX黄金期货价格,向空头进行逼仓狙击,令COMEX黄金期货价格一度跳涨约100美元/盎司。

  
 

   “当时COMEX黄金期货做市商一见期货合约交割存疑,也不知道如何设定合理报价撮合交易,导致金价涨幅更加剧烈。

  
 

   ”WeedenCo.首席全球策略师MichaelPurves回忆说,其结果是大量对冲基金与资管机构纷纷涌入短期美债市场避险,令1个月与3个月美债收益率迅速跌入负值。 在他看来,经历了此前美股剧烈大跌与多次熔断,如今众多华尔街对冲基金与资管机构依然对金融市场剧烈波动相当“忌惮”,宁愿加仓兼顾低波动性与高流动性,且有美联储无限量QE计划“兜底”的短期美债避险,也不愿贸然加仓涨跌幅度加剧的黄金避险。

  
 

   记者注意到,尽管美国COMEX交易所迅速将伦敦金条纳入期货合约现货交割品种,有效缓解这场逼仓风波,不少对冲基金并未随之减仓短期美债,令1个月与3个月美债收益率依然徘徊在负值。 究其原因,众多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认为短期美债收益率跌入负值是“迟早的事”。

  
 

   究其原因,一是美国经济大概率陷入剧烈衰退,将迫使美联储不得不在短期内扣动负利率扳机,引导更多资金流向实体经济刺激经济复苏,二是美联储释放无限量QE计划,也令短期美债价格进一步趋于上涨,收益率转负的几率大幅上升。

  
 

   此前,美国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詹姆斯·布拉德(JamesBullard)预测美国第二季度失业率可能达到30%,当季GDP将降低50%,令对冲基金押注短期美债收益率转负的底气更足。

  
 

   3月26日晚,美国劳工部最新数据显示,截至3月21日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飙升至328万,创下历史最高纪录,令对冲基金更加坚信美债负收益率时代正快速逼近。

  
 

   “过去一天,多家对冲基金纷纷买入3个月期美债押注短期美债收益率跌至-%的美债看涨期权,或大幅压缩逾30%的1个月、3个月美债期货空头头寸。

  
 

   ”一位美国债券做市商告诉记者。 押注短期美债收益率继续跌入负值,俨然成为众多对冲基金眼里胜算颇高的套利交易之一。

  
 

   机构急寻替代品种随着短期美债收益率转负,不少全球资管机构纷纷急寻能产生正回报替代品。 “在3月25日短期美债收益率转负后,我们已考虑削减逾30%美债头寸。 ”前述美国大型资管机构固定收益组合投资主管向记者透露,一旦美债收益率转入负值,将对他们整个固定收益投资组合年化正回报率构成不小的冲击——目前他们债券投资组合里,逾50%配置在美国欧洲日本国债,若这些国债收益率悉数转负,他们只能靠债券价格上涨获取正回报,投资风险相应增加不小。 然而,要找到理想的替代品种,令他感觉相当棘手。

  
 

   “此前,我们会买入具有高分红特点的美国蓝筹股,并通过股指期货对冲股价波动风险,依赖稳定的利润分红替代债券投资正收益,其间我们还会加仓高信用评级,年化收益在3%左右的美国企业债,对冲美债收益率走低风险。

  
 

   ”他指出。

  
 

   然而,随着疫情全球扩散导致美国经济大概率剧烈衰退,美国蓝筹股盈利能力随之大降,高信用评级企业债也因美元荒遭遇抛售与价格大跌风险,令他们感到这些品种难以支撑固定收益投资组合继续获取理想的正回报。

  
 

   上周起,他们曾考虑加仓高信用评级,且收益率在3%-4%的新兴市场国家国债,但随着美元荒加剧导致新兴市场国家资本流出压力骤增与金融市场动荡,他们只能选择避而远之。 “最终,我们只能回归到最简单的买美债套利模式,即冲着美联储无限量QE计划,先大举抬高不同期限美债价格,再卖给美联储获利。

  
 

   ”他指出,按本周美联储每天认购750亿美元估算,买美债套利办法的确能产生一定的正回报,但它的持续性未必能很久。 一位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也向记者坦言,面对美债收益率趋于跌入负值,他们能做的,一是减持1年期以内美债头寸,将现金持有比例增加4-5个百分点,尽可能减少持债到期损失;二是加仓10年期以上美债头寸,借着当前长期国债收益率依然为正,锁定债券投资组合持有到期的正回报;三是买入波动相关性较低的不同地区新兴市场国家高信用评级企业债与国债,在分散投资风险同时靠新兴市场国债相对高收益,实现整个固定收益投资组合年化3%的收益目标。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浙公网安备 33050202000302号